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樵谷金氏

志于道 据于德 依于仁 游于艺

 
 
 

日志

 
 
关于我

“---非---主---流---”!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兰亭序》中的生死观  

2011-04-13 22:15: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羲之在《兰亭序》中写道:“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

“一死生”“齐彭殇”分别出于庄子的《大宗师》和《齐物论》。《大宗师》云:“夫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逸)我以老,息我以死。”《齐物论》云:“天下莫大于秋毫之未而泰山为小,莫寿乎殇子而彭祖为夭。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

庄子从道的观点阐述一切,概括一切。他认为道是一,无所不在,无所不包的。它是宇宙万物包括人在内的化身,它超越人的感官、时间、空间的,它似无而实有。

一个人生前在大块里,死后也还原于大块,生死只是在大块中形式不同,这个块就像一条永恒的河流,人的一切生死存亡就像在这条河流中的激起的小小波纹,河流奔流不息,没有任何增减的变化。

本体是超越空间的,秋毫之末,人们看来是再小不过的了,泰山在人们的眼中是很庞大的,但它们都是本体的表相之一,无所谓谁小谁大,可以说秋毫之末大于泰山。本体是超越时间的,殇子一生下来就夭折了,彭祖活到八百岁,不过是本体的表相之一,也是有限的,他们并没有什么区别(人生也有涯)。

   “我”的寿命是有限的,占有空间也是有限的,但从本体的意义上来说:“我”与天地同生,与万物一体。故人在世界上不要管什么差别,生什么是非,不要动感情,要像生前死后那样,浑浑沌沌地与本体合二为一。能做到这样才是一个真正的“人”“真”人。

《兰亭序》中的生死观

王羲之在《兰亭序》中,不同意这种观点。认为“一生死”是荒诞的,“齐彭殇”是妄作。王羲之是崇尚老庄的,为何此文中对老庄采取批判的态度呢?郭沫若认为这不是王羲之的思想,并将这一条作为论据之一否定《兰亭序》,《兰亭序》既不是王羲之所撰,这一书法作品也是伪托的。

《兰亭序》的真伪是一宗历史公案,历来争论很大,从分析的角度,否认“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为王羲之的思想是不能令人信服的,相反这一言论却真实地反映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作为艺术家的王羲之的思想(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活脱脱的有情感的真人,真能超脱否?所谓“情之所钟,正在我辈”(王戎语),魏晋名士推崇老庄玄佛的背后正是对人生终极的沉思,对“生”“死”的冷思考,在这种若即若离意识形态下才是他们真正是生死观)。

“晋人喜述老庄”,王羲之信奉道教,骨子里是儒教。他是儒道合一的思想。王羲之反对庄子上述的观点不等于否定老庄的全部思想,反对庄子的全部学说。庄子唯心主义形而上学的生死观取消死、生、天、寿这些对立概念,将它们合二为一归于本体,认为它们之间没有区别,这是非常荒谬的,是经不起实践检验的,人们不难从自己的切身体验中加以否定。

“生死”是有根本差别的,“彭殇”也不能等量齐观。王羲之面对良辰美景友好相聚,感受到人生乐趣,但“盛事不常”,生命有限,不胜感慨!由此想到古人的话,“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对生与死的问题发表对庄子生死观的看法,对“一死生”“齐彭殇”观点开展了批判,认为是“虚诞”和“妄作”(即面对事物枯荣盛衰的无可奈何。《全晋文》所收王羲之的杂帖,有四十多通都使用了“痛哉”、“悲夫”语义的词汇。令王羲之痛心疾首的是中年丧子玄之、官奴先后夭折。其次是他的周嫂亡故,王羲之6岁时,父亲下落不明,他在“母兄鞠育”中长大。其嫂为汝南名族周嵩的女儿,非常贤惠,待王羲之甚好。永和年间周嫂病死,王羲之多次写道:“痛彻心肝,当奈何奈何!”面对亲人的生死诀别,没有人能洒脱,虽阮籍犹不能,况羲之乎?面对那种摧心断骨的悲痛,他怎么相信生与死、长寿和夭折是一样呢?)。

一个坚信庄子的生死观的人应该是对死和生是无所谓的;对于一个热爱生活、热爱艺术的王羲之来说,他是确实不会信奉和接受的。从另一个角度说“一死生”“齐彭殇”,如果真是王羲之的人生观、世界观,他又为什么要服食养生,依托药物以求长寿呢?思想是属于意识形态的,是复杂的,某一种思想属于哪一“家”不是绝对的,一刀切的,有时几种思想交融在一起。

环境突变,人的喜怒哀乐感情必然随之而突变,文人和常人莫不如是,所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不同的则是文人把一刹那感情之变化,笔之于书,流传后世;常人则把一刹那感情之变化,形之于色,事过境迁而消逝。纵观文人作品,早期、中期及晚期之思想,往往不一,甚而至于大起大落。有时同一时期之作品,思想内容亦有牴牾。人为万物之灵,思想感情,随着特定环境发生而发生,变化而变化,消失而消失,史不绝书,有目共睹,这是人类思想变化的必然规律。

《兰亭序》中的生死观 - jin--jinchun - 樵谷金氏

 

《兰亭序》中的生死观 - jin--jinchun - 樵谷金氏

 

《兰亭序》中的生死观 - jin--jinchun - 樵谷金氏

恩师栩之先生诲云:“兰亭  无论是技法构成--艺术样式--文化意蕴、或在文化史上的地位及生成意义、或是其蕴含的文化信息及首创的艺术价值/以及形式与内容/  文学与史学/  书家与书作与时代与文化史与人性觉醒与民族性投射与哲学观生死观等等---在许多方面取之不尽---整个汉文化系统与王系书法的关联以及其流风余绪---真的可谓博大精深---面对兰亭作“高山仰止”之叹者非厚德君子即博学达人矣。”此言不虚也!

 

《兰亭序》中的生死观 - jin--jinchun - 樵谷金氏

 

  评论这张
 
阅读(25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